娛樂

中年“出道”《姜子牙》:給國漫燃起不一樣的星火

來源:人民網2020-09-25 10:22:43 作者: 評論數:0查看:

王維曾説“中歲頗好道”,他也許很難想象,有一天道家神仙姜子牙可以“中年出道”。9月23日,電影《姜子牙》發佈了“神仙天團”出道海報,眾多國漫角色以男團形式為姜子牙助力。“SHEN神仙天團”成員包括隊長姜子牙、説唱哪吒、主舞大聖、主唱敖丙等,今天(9月24日)還發布了首支單曲MV《快樂似神仙》。

五年前的《大聖歸來》成為票房黑馬,斬獲9.5億元票房,去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締造50億元票房神話;《刺客伍六七》《狐妖小紅娘》等網絡動畫不斷問世,B站國產動畫總播放量從幾百萬飆升到了幾億。一部部市場和口碑佳作,感動和陪伴着當下年輕人的成長,國漫在青春、熱血之餘不斷走向成熟。

先有“酒杯”,再澆“塊壘”

近年來,成功的國漫總是和神話題材捆綁在一起。重塑經典神話已然成為當下國漫的流行趨勢——引爆當下人的情感共鳴點可能贏得口碑,貼上神話IP則是票房的保證。“借古人酒杯,澆自己胸中塊壘”漸漸成為國漫成熟的創作模式。

很多人對於動畫電影《姜子牙》的初印象來自《哪吒之魔童降世》片尾露出的彩蛋,一句“姜子牙,你可知罪”勾勒出這部片子的情感基調,令人意識到這將是一個不同於《封神演義》的全新故事。《姜子牙》又在走重塑經典之路嗎?《姜子牙》聯合導演王昕在接受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專訪時表示,不否認《姜子牙》同樣有“借古人酒杯,澆自己胸中塊壘”之意,但這種觀點未免有些唯結果論。

“我們是先想到要做姜子牙的題材,在創作過程中尋找能和當下結合的共鳴點,這種結合是自然、有機的,而非功利性的。”他介紹,“借古人酒杯”在於《姜子牙》借用了《封神演義》的世界觀架構,但故事發生在封神大戰後,故事和不少角色是原創的。神話元素也不限於《封神演義》,還從《山海經》中汲取靈感。

選擇姜子牙,是因為他在歷史、神話中都是語焉不詳的,給當代文創提供了很大發揮空間。在王昕看來,重塑經典的底線在於人物設定不能脱離傳統的“羣眾基礎”,保持內在精神的一致性。比如姜子牙在老百姓心目中是一個有威嚴的眾神之長,妲己是妖魅惑眾的形象。在《姜子牙》中,姜子牙的領袖地位和協助滅商的功績沒變,妲己禍國妖后的定位沒變,但對背後的成因有新穎的詮釋與解讀。

至於“澆自己胸中塊壘”,取決於創作時要跳出文創工作者的語境,而是放在大眾的語境裏。“首先要打動自己,相信在這種自然而然的創作路徑下,打動自己就是打動中國的老百姓。”王昕説。

選擇神話IP,更是為了打造和弘揚這一傳統IP。《姜子牙》導演程騰表示,中國有優美的傳統神話故事,但一直缺少現代化包裝,“就像日本包裝忍者,美國包裝牛仔,我們想把中國更宏大的神話世界觀和更有意思的神話元素用現代化的方式包裝好,傳播給更多人看。”

不是閤家歡,建議8歲以上觀影

姜子牙是國漫中少有的中年主角,他以及背後成人世界的思考,標誌着國漫在題材上的某種突破性。

《姜子牙》講述了姜子牙在尋找封神真相中,打破自身信仰、重塑信仰的故事。在人物設定上,與哪吒、大聖的理想、熱血不同,姜子牙更像一個普通人,有迷茫、有膽怯。有觀眾評論,“不是每個人都有哪吒的熱血,但每個人可能都經歷過姜子牙的迷茫與困境。”

姜子牙是否映照了當下人的中年危機?“可以這麼説。”王昕認為,狹義的中年危機可能是工作、婚姻等問題,廣義來説,更多是對自己的信念產生了動搖,要經歷過陣痛之後才能體悟到答案。《姜子牙》是成人動畫,“在我們的判斷和評估下,8歲以上觀眾比較適合觀影。”

也因此,儘管《姜子牙》在國慶檔上映,但並非一般意義上的閤家歡電影。“影片有宏大的視效和絢麗的場景,但不是熱鬧、搞笑的,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悲劇或喜劇。”王昕説。

《姜子牙》9月22日開啓預售,截至9月23日,預售票房已突破千萬元。自定檔以來,貓眼、淘票票雙平台想看累計突破300萬大關,穩居同期第一。從目前曝光的片花可見,姜子牙是一個帥氣大叔形象,看起來有些沉默寡言和憂鬱,還有些“強迫症”,這和當代年輕人有着某些共性,也頗受女性觀眾青睞。

工業化只是一個小目標

來《姜子牙》做聯合導演前,王昕是暴雪動畫角色/藝術總監,帶領研發暴雪IP的電影CG及角色。中國市場的未來和《姜子牙》的構想,點燃了這位暴雪老員工回到國內發展的火焰。做出屬於中國人自己的動畫,讓傳統英雄贏得更多現代觀眾的支持,這是《姜子牙》1600多名製作人員共同的理想。

為致敬中國經典的二維製作形式,三維動畫《姜子牙》在片中創新性地加入了一段高難度二維畫面,並在畫面細節上保持動態。為了將這些細節在大銀幕更極致地呈現,製作團隊在70cm的超大畫布上作畫,工作量翻了4倍;單場景圖層高達600多個,“崩壞”過配置最高的電腦。

片中“小九”的形象設計經歷255次迭代修改,“九尾”和“四不相”的巨大毛髮量讓製作人員調侃“想讓它們不禿,只能自己畫禿了”。

2016年開始,姜子牙籌備製作了四年,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幾乎同期,上映時間晚了一年。王昕介紹,《姜子牙》中後期承製方北京大千陽光和上海紅鯉動畫都深入參與了《哪吒之魔童降世》製作。

相比《哪吒》,《姜子牙》的後期製作時間更緊湊,前期則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細化故事和視覺。製作團隊做了最終畫面級別的全程角色小樣,還開發了基於最終鏡頭的人物表情修型綁定系統。王昕表示,《姜子牙》有意依託項目探索和建立完整的類好萊塢工業體系,但並不能簡單地把工業化視作中國動畫的未來出路。“某種程度上,工業化是標準化、去多樣性,靠簡化流程來提高效率,但在文創行業裏,這不是唯一的追求目標。我們更需要在保證高效穩定輸出的同時保持多樣性,工業化是某些環節的追求目標和方向,但只是一個小目標。”

一半來自“上海製造”

《哪吒之魔童降世》集結了國內200多家動畫公司的努力,有人將其比作動畫裏的“萬鱗甲”。為了給觀眾呈現國漫最好的視覺效果,《姜子牙》同樣“舉全國之力”,“但和《哪吒》相比,參與團隊的絕對數量沒那麼多。”王昕介紹,《姜子牙》在製片流程上設計比較嚴謹,在分發層級上避免了反覆外包的情況。

上海團隊是最早加入創作的,在其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姜子牙》中,我們參與的總工作量佔50%以上。”上海紅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CEO戈弋介紹。

杭州人王昕説,和同齡人一樣,自己從小看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的《大鬧天宮》《哪吒鬧海》,這都是有民族特色的動畫經典。“幾十年後,我們用不同的方式演繹中國神話,希望可以傳承經典創作的精神和力量。”

從入行二十多年的老師到剛畢業的學生,三代動畫人薪火相傳,共同打造中國人自己的動畫。在戈弋看來,《姜子牙》從人物到敍述方式,都體現出中國動畫開始擺脱好萊塢的定式。王昕認為,目前還很難説《姜子牙》能讓國漫真正迎來春天,所做的嘗試是為國漫不斷崛起打下基礎,“我們在不同方向上做了實驗,希望可以幫助後來者。”

電影《姜子牙》由北京光線影業有限公司、光線彩條屋影業、中傳合道、可可豆動畫聯合出品,將於10月1日國慶檔全國上映。

分享到:

  • 感動 0%
  • 路過 0%
  • 高興 0%
  • 難過 0%
  • 憤怒 0%
  • 無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用户評論

已有0人評論,0人蔘與

    ahtv.cn

    關於我們 - 聯繫我們 - 版權聲明 - 電子郵箱 - 人才招聘

    皖ICP備11010175號-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204051 新聞備案號:皖網宣備070010號

    Copyright © 2020 安徽網絡廣播電視台

    網警110報警服務  互聯網信息舉報電話 紀檢監督電話

    皖公網安備 34010002000078號